<thead id="5bebt"><del id="5bebt"></del></thead>

    <object id="5bebt"><option id="5bebt"><small id="5bebt"></small></option></object>

      <object id="5bebt"><option id="5bebt"><small id="5bebt"></small></option></object>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首頁>>新聞聚焦>>行業動態行業動態
        以監管引領推動融資擔保行業高質量發展——專訪銀保監會普惠金融部主任李均鋒


        來源:中國金融新聞網 2020-10-18


          2020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要“大幅拓展政府性融資擔保覆蓋面并明顯降低費率”。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融資擔保機構在做好“六穩”工作,落實“六?!比蝿丈习l揮了積極作用,已成為普惠金融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
          在后疫情時代,融資擔保行業,尤其是政府性融資擔保機構,依然肩負著支持小微企業和“三農”發展、保國民經濟平穩運行的重任。近日,《金融時報》記者就相關問題采訪了銀保監會普惠金融部主任李均鋒。他指出,當下,融資擔保市場環境持續改善,行業風險分擔機制不斷完善。不過也必須看到,政府性融資擔保體系在公司治理、績效考核與內部激勵機制等方面依然存在不足,制約其發揮作用,應著手改進這些問題。同時,也要圍繞防范風險、聚焦主業、擴大規模、降低費率這個主線,加強非現場監管、現場檢查,提升相應監管能力。
          《金融時報》記者:我國融資擔保行業建設取得了哪些新進展?行業機構和產品體系呈現哪些新特點?
          李均鋒:融資擔保行業由中央負責統一監管規則,地方實施監管。隨著各?。▍^、市)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的相繼成立,融資擔保行業的監管部門得以明確,監管力量不斷加強。非現場監管和現場檢查逐步規范化、常態化,市場環境持續改善。
          在制度建設上,以《融資擔保公司監督管理條例》為核心,《融資擔保業務經營許可證管理辦法》《融資擔保責任余額計量辦法》等六項配套制度為框架,各地監管細則為補充的監管規制體系逐步建立。政府性融資擔保體系準公共定位得以明確,聚焦支小支農、保本微利經營、落實風險分擔的經營原則不斷清晰。
        融資擔保業務風險分擔體系持續完善。國家融資擔?;鹩?018年正式成立,目前合作機構增至28家,2020年上半年完成再擔保業務規模兩千余億元。近期,國家融資擔?;鸾梃b國內外實踐經驗,創新推出了銀擔“總對總”批量擔保業務模式,建立代償備付金機制,調動了各方合作積極性。全國近30個?。▍^、市)已建立省級再擔保機構,與轄內融資擔保機構積極開展合作,分擔業務風險,發揮業務引領作用,引導合作機構擴大支小支農融資擔保占比,降低擔保費率。
          截至2020年6月末,融資擔保行業共有法人機構5394家,實收資本11944億元,融資擔保在保余額28318億元。國有控股機構實收資本及融資擔保在保余額均占融資擔保行業的70%以上,成為融資擔保行業的中堅力量?!皽p量增質”持續推進,違法違規經營、“僵尸”機構加速出清。各地以設立融資擔保公司、增設分支機構等形式擴大政府性融資擔保覆蓋面,建立起深入到市、縣的政府性融資擔保機構體系。
          各地融資擔保機構依托本地資源,開發適應當地產業特點的擔保產品,助力區域經濟發展。在應對非洲豬瘟、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等重大事件上,融資擔保機構都能迎難而上,勇于擔當,確保疫情防控和民生保障重點企業平穩運行,助力受困企業復產復工。
          《金融時報》記者:當前政府性融資擔保體系在公司治理、績效考核與內部激勵機制上還存在著哪些不足?還有哪些問題導致政府性融資擔保機構作用未有效發揮? 
          李均鋒:融資擔保業務屬于金融業務,其增信功能具有杠桿放大效應,因此融資擔保機構需要構建與融資擔保業務風險相匹配的公司治理體系,保障其合規經營,風險可控。政府性融資擔保機構由于其特殊性,部分機構在設立之初并未根據現代企業制度和融資擔保行業特點建立起規范合理的公司治理結構,尤其是部分市縣級政府性融資擔保機構注冊資本不足1億元,人員僅有十幾人,風險防控機制形同虛設,監事(會)難以有效發揮作用。
          政府性融資擔保機構績效考核與內部激勵制度大方向雖已明確,在具體落實中,仍面臨以下問題:一是股東盈利要求與業務發展方向的問題。聚焦小微企業和“三農”融資擔保業務,不再經營發債擔保和大型國有企業融資擔保業務,必然會影響企業的盈利能力。對于政府性融資擔保機構,尤其是部分混合所有制的政府性融資擔保機構,如何在尊重市場運行機制的前提下,協調各方訴求,形成合力是落實好績效考核的關鍵。二是員工績效激勵、盡職免責機制與風險防控有機結合的問題。小微企業和“三農”貸款擔保風險相對較高,落實盡職免責機制要以建立規范有效的風險防控機制為前提。要吸取之前部分機構業務過快增長,業務風險過高導致喪失流動性的教訓,在練好“風控”內功的前提下穩步推進盡職免責機制建設。
          除上述問題外,銀擔合作不暢、機構擔保能力不足、代償壓力過大等問題同樣制約著政府性融資擔保機構發揮作用。目前銀行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中銀擔合作業務增速小、占比低,銀擔合作的深度和廣度嚴重不足。銀行缺乏了解融資擔保機構業務風險狀況的有效信息渠道,過度倚重融資擔保機構資本實力作為準入門檻。從合作模式上看,銀行與融資擔保機構缺乏有效的信息共享和業務協作機制,擔保貸款審批流程長、耗時久。
          政府性融資擔保機構作為推動普惠金融發展的重要組成部分,其使命是讓所有階層和群體能夠以平等的機會、合理的價格享受到金融服務。但是目前政府性融資擔保覆蓋面嚴重不足,融資擔保放大倍數低,財政資金撬動金融服務小微企業和“三農”的杠桿作用未有效發揮。政府性融資擔保機構獲取客戶能力、風險識別能力嚴重欠缺。同時由于小微企業普遍規模小、抗風險能力差,易受經濟周期影響,導致融資擔保機構業務風險普遍偏高。尤其是在全球疫情沖擊加劇,世界經濟嚴重衰退,產業鏈供應鏈受阻等不利環境的影響下,小微企業和“三農”的代償率有進一步上升的風險,政府性融資擔保機構的業務風險需要持續關注。
          《金融時報》記者:在當前形勢下,如何推動政府性融資擔保體系發揮更大作用?如何從公司治理體系等方面入手加強機構能力建設?同時,如何優化外部環境,為政府性融資擔保機構開展業務創造更有利的條件?
          李均鋒:政府性融資擔保體系要進一步發揮作用,必須將自身發展放到做好“六穩”工作,全面落實“六?!比蝿?,構建國內國際雙循環的大格局下統籌安排,不斷完善政府性融資擔保機構公司治理體系,提升機構擔保能力,大幅拓展政府性融資擔保覆蓋面,明顯降低擔保費率?!?/span>
          在公司治理體系建設上,要加大資本投入,通過增加注冊資本金、開展機構整合等形式增強政府性融資擔保機構的整體實力,建立穩定專業的人才隊伍,確保機構能夠市場化、高效經營融資擔保業務。建立健全內部控制制度,完善以三會一層為主體的公司治理結構,構建起權責分明、相互制約、相關監督,同時兼顧運營效率的內部治理體系。要持續推動政府性融資擔保機構建立“能擔、愿擔、敢擔”的長效機制,提高從事小微企業和“三農”擔保業務的一線員工薪酬待遇水平。在盡職免責機制設計上,在確保機構整體業務風險可控的前提下加大對一線員工的免責力度,消除員工顧慮。大力拓展客戶覆蓋范圍,加大對“首貸戶”的支持力度,可通過定制化開發“首貸戶”專屬的擔保產品,減少或取消反擔保要求等措施,精準提升“首貸戶”金融服務可獲得性,解決小微企業和“三農”從無貸戶到有貸戶的轉化難題。
          要從構建良好外部生態的角度優化外部環境,在銀擔合作、完善再擔保體系等方面加大支持力度。銀行業金融機構要加大對銀擔合作業務的重視程度,落實風險分擔機制,探索與政府性融資擔保機構開展并行審批,建立貸款全流程限時制度,提高貸款風險容忍度。在政策引導上,可探索研究對融資擔保機構提供擔保的商業銀行貸款風險權重進行調整,與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相關政策形成合力?!?/span>
          國家融資擔?;鹦枰M一步從業務引導、風險分擔、股權投資等多方面發揮重要作用。重點對西部等財政資金緊張,政府性融資擔保體系相對薄弱的省份加大支持力度,放寬或取消代償率上限要求,適當降低再擔保費,擴大股權投資規模,推動全國政府性融資擔保體系均衡發展。
          在財政政策上,進一步落實支小支農貸款擔保降費補貼政策,實現融資擔保機構的可持續經營。人民銀行可對政府性融資擔保機構接入金融信用信息基礎數據庫予以重點支持,促進其提升風險防控能力,打擊涉事企業的逃廢債行為。
          《金融時報》記者:如何實現監管與發展的有機統一?在促進融資擔保體系健康發展上,非現場監管、現場檢查等監管措施應有哪些側重?如何提高監管能力?
          李均鋒:融資擔保行業的穩健發展離不開高效嚴格的行業監管。行之有效的監管既是對機構經營的約束,也是對行業持續發展的保護,更是發揮融資擔保行業普惠金融作用的制度保障。融資擔保行業只有圍繞普惠金融,做好小微企業和“三農”融資擔保服務工作,才能有好的發展。要圍繞防范風險、聚焦主業、擴大規模、降低費率這個主線,以監管促發展,切實發揮監管指導作用。
          各地要堅持底線思維,持續推進融資擔保機構“減量增質”。加大對代償履約情況的檢查力度,提升融資擔保行業整體信用水平。在近期工作重點上,各地可結合政府性融資擔保機構確認工作,對轄內國有控股融資擔保機構開展排查,從業務開展的合規性、資本金實力、存在的風險隱患等多方面進行專項檢查,將經營規范、聚焦主業、擔保能力強、信譽良好的機構納入名單。
          在非現場監管與現場檢查措施上,各地應當督促融資擔保機構按時、準確報送非現場監管數據。對存在遲報、漏報、錯報等問題的機構,通過問詢、監管約談、行政處罰等方式督促其盡快改正,維護非現場監管的權威性和嚴肅性。同時要將現場檢查與非現場監管有機結合,通過非現場監管數據了解被監管機構基本業務情況,查找可疑的業務風險點,增強現場檢查的針對性。對現場檢查中發現的違法違規行為,要依法加大處罰力度。對政府性融資擔保機構,要加大對支小支農業務規模及占比、擔保費率、放大倍數等指標的收集與分析力度,以此作為評價政府性融資擔保機構堅守準公共定位、發揮政策效益的重要數據基礎。同時可從壓降擔保費率,減少或取消反擔保要求,擴大擔保規模,提高支小支農融資擔保業務比例,規范收費等方面開展政策效益落實情況的專項現場檢查。
          在監管能力建設上,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要加強對融資擔保機構的全面風險管理,既要關注融資擔保業務的風險,也要關注非融資擔保業務的風險;既要關注單體機構的風險,也要關注轄內融資擔保行業的系統性風險;既要處理好當前暴露的風險,也要未雨綢繆,對未來的風險進行分析和預判。同時加強非現場監管信息系統建設,不斷提升監管科技在融資擔保行業監管領域的應用,探索利用大數據、云計算等先進技術對融資擔保機構監管數據乃至業務明細數據進行數據挖掘。


         

         

        成年免费a级毛片-国产超碰无码最新上传-国产自产一区c